主页

耕地不能只用不养

  东北黑土层变薄,南方土壤不断酸化,华北平原耕层变浅,西北地区耕地盐渍化、沙化等问题突出……提到这些耕地质量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远东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技术部部长党永富心情非常沉重。

  “每一寸土地都关系到我们的粮食安全。”党永富说。30多年来,他一直在与“土”打交道,治土,为土发声。

  我国有耕地保有量不少于18亿亩的耕地红线要求,然而,一些地方占用优质耕地,以劣质耕地补充,虽然保住了耕地的数量,耕地质量却下降了。因此,党永富提出,很有必要在设立耕地数量红线的基础上设立耕地质量红线,有效遏制耕地质量退化趋势。

  我国仅有世界9%的耕地,却承载着世界22%的人口,人均耕地面积只有1.37亩,不足世界人均耕地数的40%,约相当于美国的1/7、印度的1/2。

  “人多地少的国情,使我国耕地长期高强度、超负荷利用,导致我国耕地质量总体上呈下降趋势。”党永富认为,“耕地农产品产出总量不断增加是依靠巨量的投入和牺牲耕地土壤质量换来的,从长远发展看是不可持续利用耕地的短视行为。”

  “我国耕地酸化、沙化、盐渍化严重。”党永富表示,比如,华北平原耕层已普遍由原来的20厘米~30厘米减少至10厘米~15厘米。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环境与粮食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张福锁发现,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至今,中国境内耕作土壤类型的pH值下降了0.13到0.80个单位。

  江西省鄱阳湖地区耕地强酸性土壤比例由58.2%上升至78.4%,土壤酸化趋势加剧。2006—2014年间,新疆灌区盐渍化耕地面积比例由31.7%提高至37.7%,河西走廊、河套平原、松嫩平原西部的盐渍化耕地占比较高。

  另外,我国耕地中有超过20%的坡耕地,长江上游、黄土高原、西南岩溶区等地水土流失情况严重。

  耕地地力也退化严重。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耕地土壤有机质含量为2.08%,比上世纪90年代初低0.07个百分点。

  东北地区土壤有机质含量为3%左右,比开垦之初下降5个多百分点。我国的基础地力贡献率为50%左右,比发达国家低20~30个百分点。

  我国粮食主产区土壤重金属污染呈加重趋势,五大粮食主产区耕地土壤污染点位超标率平均为23.28%,高于全国19.4%的平均水平。全国农田平均地膜残留量为每公顷60~90公斤,新疆的农田地膜残留量平均达到每公顷255公斤。

  2010年,原环保部监测了27个省份农田、菜地等的507个土壤样品,超标率为11.1%~42.6%,主要污染指标为重金属、DDT。

  2005年至2013年,我国首次开展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调查面积近630万平方公里,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多环芳烃、六六六和DDT。

  此外,我国在城镇化进程中占用了大量优质耕地。大体上,我国每年占补平衡耕地500万亩,但补充耕地与被占耕地地力等级相差2至3个等级,“占优补劣”问题突出。

  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石玉林估算,近20年的耕地“占优补劣”使得我国耕地基础生产能力下降了大约2%。

  党永富认为,加强耕地质量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也是一项系统工程,应从国家层面做好顶层设计,统筹考虑耕地数量、质量、生态三大要素统一,实现耕地从单纯保耕地数量向保耕地数量、质量、生态并重的根本性转变,从“重用轻养”的耕地利用方式向“用养结合”转变,从一般层面的行政管理向依法管理转变。

  他提出设立耕地质量红线,坚持把耕地质量保护作为一项基础性、公益性、长期性的工作,贯穿于耕地保护全过程的同时,明确“质量红线”的具体内容和评价指标,并且要纳入各级政府考核目标,划定耕地质量保护的“硬杠杠”,强化耕地质量保护的“硬约束”,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和省级政府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制考核,强化地方政府耕地质量保护责任,做到耕地数量不减少,质量有提高,这样才能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的有效供给,真正把中国人的饭碗端在自己手上。

  为此,党永富建议尽快将城市周边或交通要道沿线的优质耕地划为永久基本农田,以此形成城市扩展的边界,倒逼城市走内涵挖潜的道路。

  继续严格控制非农占用耕地,特别是限制中小城市用地过度扩展,重点防止市、县、镇各类开发区圈地占地。

  通过政策机制创新引导地方政府盘活存量建设用地,新增建设用地应主要来源于城市存量土地、农村土地综合整理。

  严格控制农业核心地带跨省实现耕地“占补平衡”,优化建设用地结构,促进建设用地节约集约利用。

  党永富提出建立和完善永久基本农田管理、补充耕地质量验收、耕地质量调查监测等各项管理制度,出台耕地保护补偿政策,按照“取之于土、用之于土”的原则,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拿出一定比例,支持开展耕地质量保护。

  他希望,尽快出台《耕地质量保护法》,实现耕地质量管理常态化、法治化和规范化。

  东北黑土层变薄,南方土壤不断酸化,华北平原耕层变浅,西北地区耕地盐渍化、沙化等问题突出……提到这些耕地质量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远东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技术部部长党永富心情非常沉重。

  “每一寸土地都关系到我们的粮食安全。”党永富说。30多年来,他一直在与“土”打交道,治土,为土发声。

  我国有耕地保有量不少于18亿亩的耕地红线要求,然而,一些地方占用优质耕地,以劣质耕地补充,虽然保住了耕地的数量,耕地质量却下降了。因此,党永富提出,很有必要在设立耕地数量红线的基础上设立耕地质量红线,有效遏制耕地质量退化趋势。

  我国仅有世界9%的耕地,却承载着世界22%的人口,人均耕地面积只有1.37亩,不足世界人均耕地数的40%,约相当于美国的1/7、印度的1/2。

  “人多地少的国情,使我国耕地长期高强度、超负荷利用,导致我国耕地质量总体上呈下降趋势。”党永富认为,“耕地农产品产出总量不断增加是依靠巨量的投入和牺牲耕地土壤质量换来的,从长远发展看是不可持续利用耕地的短视行为。”

  “我国耕地酸化、沙化、盐渍化严重。”党永富表示,比如,华北平原耕层已普遍由原来的20厘米~30厘米减少至10厘米~15厘米。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环境与粮食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张福锁发现,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至今,中国境内耕作土壤类型的pH值下降了0.13到0.80个单位。

  江西省鄱阳湖地区耕地强酸性土壤比例由58.2%上升至78.4%,土壤酸化趋势加剧。2006—2014年间,新疆灌区盐渍化耕地面积比例由31.7%提高至37.7%,河西走廊、河套平原、松嫩平原西部的盐渍化耕地占比较高。

  另外,我国耕地中有超过20%的坡耕地,长江上游、黄土高原、西南岩溶区等地水土流失情况严重。

  耕地地力也退化严重。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耕地土壤有机质含量为2.08%,比上世纪90年代初低0.07个百分点。

  东北地区土壤有机质含量为3%左右,比开垦之初下降5个多百分点。我国的基础地力贡献率为50%左右,比发达国家低20~30个百分点。

  我国粮食主产区土壤重金属污染呈加重趋势,五大粮食主产区耕地土壤污染点位超标率平均为23.28%,高于全国19.4%的平均水平。全国农田平均地膜残留量为每公顷60~90公斤,新疆的农田地膜残留量平均达到每公顷255公斤。

  2010年,原环保部监测了27个省份农田、菜地等的507个土壤样品,超标率为11.1%~42.6%,主要污染指标为重金属、DDT。

  2005年至2013年,我国首次开展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调查面积近630万平方公里,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多环芳烃、六六六和DDT。

  此外,我国在城镇化进程中占用了大量优质耕地。大体上,我国每年占补平衡耕地500万亩,但补充耕地与被占耕地地力等级相差2至3个等级,“占优补劣”问题突出。

  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石玉林估算,近20年的耕地“占优补劣”使得我国耕地基础生产能力下降了大约2%。

  党永富认为,加强耕地质量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也是一项系统工程,应从国家层面做好顶层设计,统筹考虑耕地数量、质量、生态三大要素统一,实现耕地从单纯保耕地数量向保耕地数量、质量、生态并重的根本性转变,从“重用轻养”的耕地利用方式向“用养结合”转变,从一般层面的行政管理向依法管理转变。

  他提出设立耕地质量红线,坚持把耕地质量保护作为一项基础性、公益性、长期性的工作,贯穿于耕地保护全过程的同时,明确“质量红线”的具体内容和评价指标,并且要纳入各级政府考核目标,划定耕地质量保护的“硬杠杠”,强化耕地质量保护的“硬约束”,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和省级政府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制考核,强化地方政府耕地质量保护责任,做到耕地数量不减少,质量有提高,这样才能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的有效供给,真正把中国人的饭碗端在自己手上。

  为此,党永富建议尽快将城市周边或交通要道沿线的优质耕地划为永久基本农田,以此形成城市扩展的边界,倒逼城市走内涵挖潜的道路。

  继续严格控制非农占用耕地,特别是限制中小城市用地过度扩展,重点防止市、县、镇各类开发区圈地占地。

  通过政策机制创新引导地方政府盘活存量建设用地,新增建设用地应主要来源于城市存量土地、农村土地综合整理。

  严格控制农业核心地带跨省实现耕地“占补平衡”,优化建设用地结构,促进建设用地节约集约利用。

  党永富提出建立和完善永久基本农田管理、补充耕地质量验收、耕地质量调查监测等各项管理制度,出台耕地保护补偿政策,按照“取之于土、用之于土”的原则,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拿出一定比例,支持开展耕地质量保护。

  他希望,尽快出台《耕地质量保护法》,实现耕地质量管理常态化、法治化和规范化。